当前位置:豆豆小说阅读网>俏皮甜妻懵懂爱> 第二百零三章强者为尊

第二百零三章强者为尊

沈诺拇指轻轻在自己的食指上拂过,那点心悸的感觉却是没有的。

他捏紧手中的要药瓶,视线微不可察的看向秦晴那双纤细柔软的小手。眸子里第一次非常明显的看出了渴望,渴望有一天,自己能够光明正大的牵着那双手。大跟小,黑与白,那么鲜明!

温情渐生,心绪难耐,战斗焦灼。

擂台之上,你来我往,没人懈怠,骄傲与能力同时并重。擂台之下,先是人声鼎沸,助威之声不绝入耳,慢慢都静了下来。

整个世界,仿佛只剩下擂台这个天地。大家的心神都被台上战斗的人吸引,都被战斗的气势渲染。

战斗从上午延续到下午,太阳慢慢的朝西边而去,整个世界被金色包裹。

金色真是美丽的颜色,它的光线温软的洒在人的身上,即使一个黑暗阴郁的人类,也会看起来阳光了很多。

同时金色也是神圣的颜色,它有亲和力,也有距离感。

此时此刻,那擂台上迎着夕阳而立的秦晴,就给了所有人这种感觉。

她的眉眼,她的发都在夕阳的渲染下,镀了一层神圣的光辉。却因为她自身的势,给了众人莫名的距离感。

她仿佛就在你身边,但是你却触摸不到,这种人,天生就是别人仰望的人!

辛君面对这样的秦晴,内心还是有些触动的。辛祥在跟自己讲秦晴他们有多么厉害的时候,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,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,就好像听故事一样。

如果非得说,秦晴他们有什么值得辛君好奇的,恐怕也就是辛祥口中那能护主的宝贝。听辛祥的意思,当时若没有那护主的宝贝,那叫秦卓然沈诺的家伙,不死也重伤。

而且今天看到他们的战斗,虽然很诧异,他们居然也如此厉害,但是也没有厉害到让他吃惊的地步。

他们辛族的确在日渐没落,但是俗话说得好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无论是功法还是经验或者是利于功法的异宝,都不是他们这种小家族或者散修能比的。

辛君看着眼前的秦晴,第一次觉得辛祥可能没有夸大其实。所以,他更要全力以赴才好,否则他就会迎来人生的首败,咳咳,当然,败给父亲,长老们那些都不算。

虽说失败是人生之母,但是有时候没有这样的母亲也是圆满的。

他就喜欢人生一帆风顺。

但是辛君的人生会一路高昂,荡气回肠吗?很显然,如果没遇见秦晴,他还是有这个可能的。

战斗的鼓声响起,咚咚咚...

一声声敲击在所有人的心里,每个人的视线都交着在一起,汇成一道光,聚成一个光点,辛君觉得自己确确实实感受到了眼睛的温度。

两人彼此对视一眼,说时迟那时快,同时动作了起来。

一个犹如闲庭散步,一个气势如虹。

台上只见残影,只闻势气与空气碰撞的烈烈破响,让台下会看的人看了门道,看不出的人看了个十足的热闹。

但是相同的是,大家都眼睛死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,连呼吸都恨不得隐藏起来。

若说台下之人,心情激动,血液沸腾。那么台上的辛君,就有点苦逼了。无论他如何的加强攻势,不断的拿出压箱底的招式来,都没法撼动对方。

对方就像一个无底洞,源源不断的吸收他的势,让他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。

他百分百的确定,对方还没开始反击,只是见招拆招罢了。怎么办,好绝望。

是的,秦晴没有反击,说是陪辛君玩,她还没有这个闲情逸致。她这样做,只是为了让哥哥他们更好的观摩辛族的招数。

所以,辛君在秦晴心里,充其量就是一个道具。

作为道具的辛君,已经哭晕在厕所。

慢慢的辛君的气势就败落了下来,虽然秦晴没有反击,但是也保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上。无论辛君放大招,还是放长线钓大鱼,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。

打架也是体力活啊,像秦晴这样一直保持刚上场的最佳状态,辛君表示,他可能是年纪大了,体力不如以前了。

另外,能不能让他痛快的死,这样子真的好吗?

其实他可以直接开口认输的,但是他骨子里的傲气是不允许的,宁愿被对方打倒,他也不会开口求饶的。

可惜他内心的小波澜,秦晴是没法知道的。

不过,也也很快的满足了辛君内心殷切的愿望。在确定对方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,秦晴她开始反击了。

只见她周身的气势,猛地暴涨,那劈天盖地的势,犹如奔腾的洪流,铺天盖地而来。是的,她没有出招,辛君就已经被这金丹期的气势,压倒在地。

辛君尝试着挣扎,却反被气势逼出一口鲜血。再想动弹,浑身僵硬,血液乃至灵魂仿佛都在颤抖,都在拜服。

战斗结束,秦晴收回了自身的势力,返璞归真,一眼看去,仿佛就是一个高颜值的女孩子。

台下是一片死寂,所有的人都像见了鬼一样的表情。

秦晴刚刚并没有刻意收敛,所以台下的人,同样受到了等同攻击。

所以除了辛族的大佬们,还有秦卓然沈诺,紧紧的捉住椅子,没有臣服跪拜,其他的人都拜倒在秦晴的威势下。

这个时候的她,就是一个王者。

沈诺的视线紧紧的捉住台上的小人儿,她是那么的耀眼,那么的让他心动难耐。看来他要更努力才行,她一定是他的。

秦卓然则是满满的骄傲,恨不得宣告全世界,看到没,这就是金光闪闪,牛气哄哄的女娃,就是我妹子。

辛族族长辛阡陌恰恰与沈诺秦卓然不同,他的眼睛此时此刻迸发出耀眼的光芒,整个人由于激动,而面色潮红,要不是他现在动弹不得,他怕是早就飞奔到秦晴身边,抱住了秦晴的大腿。

秦晴风淡云轻的从擂台上慢慢走了下来,台下的人骨子里的颤栗终于慢慢消融,等到身体都能活动开了,留在心里的余悸却久久不能消散。

待秦晴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定,裁判才颤颤巍巍的宣判秦晴获胜。

“妹妹,真厉害!”妹控秦卓然率先出声。

莫大他们只是抿着唇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若说之前她的能耐,已经叫他们震惊到了极点,那么现在,他们觉得可能是看到了远古大陆的幸存者。不然怎么解释她这一身迥然不同的能力。

最让秦晴受不了的就是来自辛阡陌那火辣辣眼神,贱兮兮的笑脸。一把年纪了这样看着人家一个小姑娘,怎么都觉得猥琐。

“那个,那个,秦丫头呀,噢,不,秦前辈,您是师承何人啊?”辛阡陌有点小扭捏的问道,配上他那一脸灿烂的褶子,还真让人鸡皮疙瘩肆意横生。

辛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祖父,这还是自己那威严正派的祖父吗,不会是被夺舍了吧?

别说辛祥了,就连长老们看见族长这样,也由想捂脸的冲动。

威仪呢,假正经呢,道貌岸然呢,都去哪了?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

“辛族长,我的确是有师门,但是却不能将师门之事告知。”不管心里是不是想要抽花对方的脸,面子上却端的正儿八经。

唉,人生啊,不就是靠着演技,再混合着点实力,亦步亦趋的嘛。

“秦前辈,老朽能否再问你一个问题?”说罢,满含期待的看着秦晴。

看着辛阡陌谄媚的老脸,莫七对着旁边的莫六说道:“竟然还有人比我脸皮还厚。”

莫六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莫七,难道他脸皮厚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,就这个还能拿出来比较,还愤懑不已。

“辛族长,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,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大年纪了。另外,族长有什么想问的直说就是,我尽我所能为你解答。”虽然算上前世,秦晴她的确一把年纪了,但是装嫩了这么久,都习惯自己是个娇软的小女娃了。

“咳咳,嘿嘿,这个可不行啊,您的实力完全匹配我对您的称呼。我就是想问,秦前辈您修炼到那个阶段了?”辛阡陌倒是想倚老卖老,喊对方一句秦丫头。但是想想对方是自己要抱紧的大腿,那就要正确摆好自己的位置。

“说来惭愧,才刚刚迈入金丹期而已。”秦晴倒也没有遮掩,毕竟如今在这个世界上,能打败自己的,几乎没有。

“砰!”

“啊!”

“咔嚓!”

一时之间,此起彼伏,满座哗然。

辛阡陌很想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嘴巴跟身体,却怎么也控制不了。还真是老天有眼啊,没想到在他暮年之际,居然真的碰见了能够挽救家族于覆灭的人。

莫大他们也很是吃惊,虽然他们没有辛族这样的底蕴,但是传说中的修仙,他们还是略有耳闻的。

本来以为只是一个传说,没想到还真的存在。

“秦前辈,请收老朽一拜。”辛阡陌麻利的跪拜在秦晴面前,俯首帖耳。

辛族长老们相互对视之后,也齐齐的拜服在地。

辛族其他人族人,虽不明白,族长跟族老们为何如此,却也齐刷刷的跪拜起来。

秦晴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,眉头轻蹙,道:“可是有求?”

“秦前辈,自从这片大陆灵气尽失,我们这些族人只能选择武道,非说武道不好,却难以进益。老朽每每思虑,几百年后,辛族将泯然众人矣,便夜不能寐。今能遇见秦前辈,实乃我辛族之幸事。望秦前辈能够指点一二,免我辛族覆灭之忧。”辛阡陌说罢,再次叩首。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